展览
旋转太阳宫
开幕时间: 2019.11.03,15:30
展览时间: 2019.11.03-2019.12.31
艺术家: 冯至炫 丶
展览介绍:


或许我们即将生活的世界正是鲍德里亚口中没有边际的、真实的荒漠,它引发个体和群体的担忧,并伴随着“鲜活的幽灵、游荡和拟像的动物”。冯至炫的雕塑并非具体生活的颠倒而是现实符号的异化,亦像是杂糅当下所生长出来的奇特之物,极其自信的与我们进行长久的对视。如果说鲍德里亚所预言的未来世界正携同资本及资本的死亡逐步吞噬我们,直至我们也变成这样的动物,那么冯至炫的作品呈现的则是以虚拟消费与真实恐慌为养分来实现自我喂养的王国——它透明且坚硬,与我们平行,似乎不需要属于也不特定产生于任何所谓的文化,也不必要刻意背负任何历史背景,它坦然接受着景观的异化本质并成为新的景观。


因此,我们试图将手里的一切碾压成无比碎小的石子,再将它们重新堆砌,铺开。“旋转太阳宫” 描述了一个复合的动态场域,它存在于几何意义之外,作为一个符号,一簇现实的赘生物,与混杂的图像处于共谋的关系之中,并一同指向一个神秘的世界。整个展览在形式上可被视为一座被溶解了的公共雕塑,如同一个微缩的社会机器,或者一个持续运行的游乐场,其潜在的运行机制与内部呈现的大型集合装置(assemblage),以及各个雕塑的建筑方式环环相扣,都遵循着外部接纳与内部消化层层交叠的螺旋规律。在展览“旋转太阳宫”中,它们相互教导、相互消耗、相互依靠。


 冯至炫的雕塑常以廉价的材料作为基础,采用翻模的方式实现负形到实体雕塑的转化,最终通过不断附加外来的材质(碳,石英,金粉等)以达到稳固的混合状态。艺术家在过往参与公共雕塑实践的经历中常常思考,雕塑的内部结构为何不被雕塑本身包括在内?工艺所需要采用的聚氨酯泡沫是否具有除去功能以外的现实意义?雕塑形成后剩余的负形又是否有机会成为主角?在逐步进入个人创作的过程中,艺术家尝试将雕塑的内外空间进行颠倒,将内部结构向外显现而使其成为不得不被重视的一部分。冯至炫将聚氨酯泡沫从建筑材料中剥离的过程也正是他对当下加速运转社会的窥探。对外来图像的截取和混合材料的注入也同样促使着雕塑本身愈发贴近焦虑的社会本质,变得复杂且摇摆不定。本不属于欧洲文化却在欧洲市场上常常作为家具元素出现的狮爪足,被Kuna Yala原住民视为一种特殊语言的贝壳,这些外来的文化符号在内部结构的延展(extension)与扩张(expansion)之上再次成为新的符号,并逐步演变成具有神秘力量的综合体。它无疑引发人们的幻想,所产生的诱惑有如家中的壁炉,闪烁的微光比它散发出的温度更迷人。 雕塑内外空间的颠倒不可避免地要求观看方式的转变。人们无论是在迂回中靠近,还是在逗留处俯身,任何形式的观看都被迫地成就一种反向的引诱。我盼望展览现场时刻孕育压迫感,恰好在这个纵深不大的画廊空间内,任何简单的部署都使得眼前的事物被逼迫放大。于是,观看这一行为也就本能的滑向了危险的那一方,它使空间在雕塑面前退缩。在这样的情境下,压迫感的降临将再次引发诱惑,它使得空间内的一切不再只是摇摇欲坠的景观装饰品,而是乐园中游戏的零部件。一切外来的图像也将伴随着人们的欲望,一起坠入美好幻象的漩涡中。


 如今,资本流动天下,我们生来所接触的一切必然向我们示以多重的,杂交的面貌。之前的艺术家们也从未能够像今天的艺术家们这样,可以如此自然且顺理成章地将这些外来之物作为他们的灵感来源,并在脱离自身与回归自身的过程中进行有效且平衡的反馈。冯至炫于2018年分别在澳洲和巴拿马的两个原始部落中进行驻地项目,这两段经历使他开始思考,本土文化在新贸易时代下,是如何受全球化外来信息的影响,形成它所特有的商品经济与消费文化。当地的原始部族用可乐或啤酒来交换等价的劳动力,或使用廉价的外来材料制作带有当地文化特色的商品,甚至将其作为具有神秘力量的拜物教对象来加以崇拜。这些外来图像正以不易觉察的方式渗透并占据他们的生活,它使日常被腐蚀,历史被遗忘。


 加速的资本主义导致原始文化的瓦解,本土性和全球化却在坍塌的缝隙中相互滋养。如同展览中啤酒表面的泡沫,以物易物地将异化了的现实符号往复嵌入无穷的循环之中。令人惊叹的是,这些泡沫在自身破裂的瞬间换取的并非是自身价值的幻灭,而是筑就未知神话的现实动力,随即构建起一个环形的、自我迷恋的封闭景观。对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情境主义者们来说,对日常生活的批判或许终究只是一场幻想式的革命。然而,“旋转太阳宫”所构建的景观虽在真实之中微不足道,却远远超越于他们当时漫无目的的反抗。当下的一切快速且丰盛,对我们的吞噬无序且暴力。那么,与其在摧毁景观中抵抗空虚,不如让我们积极的沉浸于充满无限想象的幸福时光里,通过凝视绝对异化了的景观以实现个体与景观真正的剥离和自我于景观的彻底解放。


如果想象这样的综合景观所形成的是一个节日的共同体,从而诞生一种接纳一切外来之物的狂欢。它不像基里尼亚加那样充满担忧,身处其中的我们不是痴迷于坚守传统文化的巫医柯里巴,也不是决心赴死的卡玛丽。因为我们的反抗将基于我们与眼前新奇事物之间的足够平等与足够诚实。它足以成就一个颠倒的现实乐园。这样的“第二自然”默许了人与人的不同,阶级与阶级间的差异,我们共同拥有着超乎现实的和平和对美好生活的愿景。当没有任何现实能够对它进行考量时,我们认可一切发生都理应发生、一切幻想都不再是幻想。或许在若干年后,我们面向的正是“旋转太阳宫”指向的神秘世界,除却它与我们所愿意一同分享的画面之外,我们的视野里将不留有任何剩余。在这个乐园里,我们再也不需要卡珊德拉们的声音。

艺术家介绍:

冯至炫 Feng Zhixuan


Education 教育

 

2016-2018   雕塑硕士毕业, 皇家艺术学院, 英国

2011-2015   公共艺术本科毕业, 中国美术学院, 中国


Exhibitions and Awards 展览与奖项

 

奖项

2015年《模范》获曾竹韶雕塑艺术奖学金

2016年《海神庙》获潮起东方海宁国际雕塑奖

2018年获得International Summer Academy of Fina Art的Young Talent Scholarship

2018年《Silly child and weird cactus》入围KENNETH ARMITAGE FOUNDATION AWARDS

2018年《Silly child and weird cactus》与《Day Day Sanatorium》入围Aesthetica Art Prize


展览 

2015年作品《模范》参与太原国际雕塑双年展,太原,中国

2017年作品《Ten-Hour in My Life》参与RCA Sculpture Edinburgh Exhibition, 爱丁堡雕塑院( Edinburgh Sculpture Court), 爱丁堡,苏格兰

2017年作品《Only Simulacrum Is True》参与THE COMING COMMUNITY, The Crypt Gallery, 伦敦,英格兰

2017年作品《Line》参与 Beyond The Borders, Galerie Joseph Saint Martin, 巴黎, 法国

2018年作品《Trace of Walking,between E2 to N1》参与Critical Cartographies, Filet Gallery, 伦敦, 英格兰

2018年作品《DDS》参与 The\Rehab\Lab , Hackney Gallery, 伦敦,英格兰

2018年作品《Where is the lion from》参与Too Much Information, Seventeen Gallery, 伦敦,英格兰

2018年作品《A1-》参与Now Showing, Chelsea College of Art,伦敦,英格兰

2018年作品《Patting my head he replied》参与 PLANE OD IMMANENCE, Safehouse Gallery, 伦敦,英格兰

2018年作品《没头脑的仙人掌》参与 外先生与赛先生,凡普艺术空间,上海,中国

2018年作品《褶皱》参与 新视野国际设计艺术新锐作品展,珠海,中国

2019年作品《关于完美自然的想像》参与 拔掉楔子,七木空间,北京,中国

2019年作品《塑木》参与 对未来的善意,深圳南山博物馆,深圳中国

2019年作品《被温暖包围》参与 全球客厅,寄存处,上海,中国

2019年《风光北国》(个人项目),Plate Space,北京,中国

2019年《旋转太阳宫》(个人项目),弥金画廊,上海,中国